南肖埠慶和苑,坐落在太平門直街。小區並不算大,進出的住戶們總會和保安點頭打個招呼——因為住戶不算多,基本上保安們都認得。小區毗鄰凱旋路和慶春路,頗有一番鬧中取靜的閑適。然而昨天中午,一群來客卻打破了小區原有的寧靜。
  這群人約有20多人,有男有女,有20多歲的年輕人,也有中年人。他們多騎著電動車進來的,其中一位紅衣大姐車上還放著一把鋤頭。
  這20多人氣勢洶洶地衝進小區8幢物業服務中心門口。物業內執勤的保安前來阻攔,但話沒說幾句,這群人都朝保安動起了手。紅衣大姐更是抄起鋤頭,幾下把物業服務中心的玻璃大門和一扇窗戶給砸了稀爛。
  這場面讓附近的居民們都傻眼了,這到底是為什麼?
  記者趕到現場時,物業中心已是一片狼藉,門口尚堆放著一堆碎玻璃。房間里,飲水機和椅子也被推到,桌上的文件更是撒了一地。工作人員說,他們做了初步統計,損失大約在16000元。
  這場面讓附近居民都後怕不已,目擊到事件發生的居民立刻報了警,警方迅速趕到了現場。
  這群人對著警方說:“我們是來討一個說法的!”
  這是怎麼回事?
  氣勢洶洶的二十來人里
  有好幾個是小區的租戶
  “這都跟警匪片一樣了,怎麼行啊?”一位目擊居民問小區門口的保安,這些人怎麼能放進來殺0慘彩且渙秤裘疲恢�20多人中的一人,說:“那不就是10幢4層某戶的房東嗎?”幾位居民一聽,都狀作恍然地點了點頭,“原來就是那一戶。”
  說起“這一戶”,小區里不少居民都知道。倒不是因為戶主是個知名人物,而是這一套房,是小區里著名的“群居戶”。
  “我們這裡租出去群居的房子不多,這一戶是其他業主反對聲最強烈的。”業主李先生說,10幢4層的這套房子里租戶眾多,人口流動量大,租戶素質也參差不齊,樓里的其他業主都很頭痛。
  然而這套房子的業主卻不常露面,與其他人並不熟悉。李先生說,這半年來業主們對這戶群租現象意見很大,幾次三番反應給物業。物業聯繫上了業主,可業主卻說,自己這套房子並非是他本人在出租,而是通過中介租給了他人。經過租下房子的二房東改造,這才隔出了小間,租給了他人。
  幾次溝通管理未果
  物業斷了他們的電
  不過闖進物業的這群人中,一位趙姓年輕人卻否認了群租這個說法。“我就是租客,但我們不是二房東,我們只是五六個朋友一起住而已。”
  但不管如何,其他業主和物業卻對他們頭痛不已。物業聯繫到了業主,業主表示願意讓物業幫忙收回這套房子,轉租他人。
  然而房子里的租戶卻不肯答應。物業幾次溝通管理不成,乾脆使了個狠招,給這間房斷電。
  “一個禮拜停了5次電,就停我們這一套,這哪來的道理!”趙姓年輕人說,接連的停電讓住戶忍無可忍。5月6日,趙姓年輕人去找物業理論,言辭過激之下,雙方起了爭執。
  趙姓年輕人說,自己找物業說理,結果物業動起了手。他被打得到現在腰還疼。他說當時也報了警,可是一個禮拜過去了,各方都沒給說法,自己氣不過,聯合租戶和朋友,主動來“找個說法”。
  物業的工作人員承認是起了衝突,不過並沒有動手。
  由於雙方之間多次溝通時產生的矛盾,5月6日那天,物業和警方前來登記10幢4層這群住戶的臨時戶口,但住戶並不開門。物業隨後告知二房東,雙方言語卻起了衝突,二房東將自己的小車堵在了小區門口。
  聽聞此言,趙姓年輕人又再強調,自己並非群租房,物業是有心針對自己。
  135平米的房子被隔成多間
  投訴幾乎天天有
  不過,小區內不少業主都很肯定的說,這套房子裡面住了很多很多人,進進出出,每天不重樣。雖然看不見人,但總是叮叮噹當吵個不停。
  各說各有理,說起來這套房子也真當神秘,問了問很多人,都說沒有進去看過,但是小區業主們卻又非常肯定,那就是群租房。
  持相同態度的還有小區物業。物業告訴記者,這套房子原本是三室兩廳,約135平方米,房東租出去的時候還是好好的,後來房東通過中介租給了二房東,二房東一來就把三室兩廳重新隔成了10間小屋,用來出租。
  昨天該小區物業工作人員說:“一般來說,業主的房子裡面,我們物業是不太去的,裡面住了多少人我們也不會過問。但是10幢4層這套房的投訴實在太多了,從去年年底開始,投訴天天有。有一次,我們一個同事進去了,發現裡面給隔成了許多小屋,加上衛生間,共有10個小屋,每個小屋都是住人的。”
  更有小區知情人士透露,目前像這套房子的市場出租價是5000元/月,但是以每間800—1000元/月的價格出租給住戶,連水電費都是另外翻倍算錢的。二房東一個月的收租就可以達到上萬元,抵掉原先自己那部分租金,凈收5000來塊。
  對此昨天小區物業相關工作人員表示確有耳聞,但究竟是怎麼回事也不太清楚。
  時髦女租客常酒醉夜歸
  在小區里哭鬧
  對於業主們的投訴,慶和苑小區物業人員也是相當苦惱。“我們好多次找上門,但是沒人開門沒人理。找過房子的主人(大房東),也找過二房東,都沒協調好。”物業人員告訴記者,這裡面的租戶大多是短租,有的一個月,有的兩三個月,人員複雜,而至於被投訴的吵鬧,主要是各種夜歸、醉酒、吵鬧……
  昨天,小區物業人員就跟記者講了一個事:
  年初時候,我剛好當班,晚上十來點了,一個20來歲的女子,被一個男的送到小區門口,然後男的就走了。女子穿著時尚,滿嘴酒氣,那個鬧騰啊。又是哭又是叫,在安靜的小區里特別有穿透力。
  後來一打聽,原來是那個群租房裡面的租戶,經常陪客戶深夜喝酒,喝完酒就鬧。怎麼辦呢,住在這個小區裡面的,物業又不能不管。於是我們就叫人把她抬了上去。
  “後來那個女的走了,不租了。但是走了一批,又來了一批,現在裡面男男女女還是有很多人。”小區物業人員說。物業對這間房子頭痛不已。被物業指為二房東的趙姓男子卻是對物業十分憤懣。兩者各執一詞,目前,這起事件,警方正在調查之中。
  (感謝朱先生提供線索)
  (原標題:幾次溝通未果物業使出斷電狠招懊惱租客昨天砸了物業大門)
創作者介紹

ly49lytn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